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专栏 > 宫学萍 > 宫学萍专栏:为什么我总是被人欺负?
作者:宫学萍

宫学萍专栏:为什么我总是被人欺负?

生活中,谁都难免遇上一两件不平事,碰上几个坏人。但是,如果有谁总是霉运不断,天天凄凄惨惨,大家也别急着替他打抱不平。不是有句老话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如劝他好好反思一下:为什么受人欺负的总是你?到底谁该为你的悲惨负责?
  “吃不尽的亏、受不完的气”
  
  周五晚上10点半,给最后一位客户回复了E-mail之后,徐涛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公司,钻进一辆路边等候的出租车。一路上,听着那个不识趣的司机滔滔不绝地卖弄自己的风流史,让本来就又困又累的徐涛更加心烦:“真倒霉,想闭眼休息一会儿都不能!”
  
  好不容易到了家,却发现车费足足比平时多了15元。之前徐涛也听说过,有的司机会故意用一些耸人听闻的事情吸引客人的注意力,途中偷偷调计价器,可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也遇上了。正想问个究竟,转念一想又懒得为这点钱生气。最后,虽然黑着脸,他还是给那个贼兮兮的司机付了账。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徐涛越琢磨越觉得自己的日子实在过得很窝囊——要说在公司总被老板逼着加班也就罢了,怎么连个开出租车的都要欺负我?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可真不少。记得4岁的时候就被老妈骂过没出息,竟然生生被比自己还小的孩子把玩具抢跑了。上学以后更是如此,咬了一口的冰棍总会被班上的小霸王夺走,新买的漫画书从来都是别人先看。
  
  最过分的是,连老师都欺负他。徐涛永远记得,初一那年,学校要选派一名同学到区里参加演讲比赛。他们一向以和蔼可亲而著名的班主任找到他,让他帮忙写一篇演讲稿,却让另一名同学喜气洋洋地拿回了奖状。当然,奖状上根本没有他徐涛的大名。
  
  就这样想着、气着,迷迷糊糊最终也睡着了。一睁眼,竟是第二天的8点多!赶紧,难得这个周末公司安排了大伙儿到郊区滑雪,好不容易等到的福利,可千万不能错过!徐涛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连脸都没洗,漱漱口就赶往集合地点。
  
  一个上午玩得挺欢,虽说摔了几个跟头,徐涛的心情还是绽放了许多,不禁感叹道:还是大自然好啊——他这一感慨不要紧,脚底下就立刻失去了平衡,“啪”的一声又倒下了。一旁的教练看到了,赶忙跑过来,想扶他起来,可没想到又一脚踩在了他那可怜的手指上。
  
  教练顿时变了脸色,焦急万分地把徐涛送到医务室,一路上翻来覆去地问:还疼不疼啊?要不要紧?徐涛知道:让客人受伤是件大事,要是闹到雪场经理那里,这教练一定逃不了一顿责罚,少说也得扣掉三百五百的奖金。当然,他徐涛不是那种不厚道的人,犯不着故意为难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于是,他在龇牙咧嘴的同时,还不忘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这纯属意外啊!
  
  这种放人一马的优越感,一直维持到了临走结账的那一刻。在此之前,徐涛一直惦记着,既然我对你仗义,你也多少会对我有点感激。所以,在他的预想中:这教练费就算不是全免,至少也应该半价。可那小伙子算账倒是一点也不含糊,服装、雪具和教练费,竟然一分也没少要!
  
  “这教练费……”
  
  “不是一开始就说好了吗?”对方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真是恶人当道!好人徐涛又一次无语了。
  
  “估计只有我、不舍得欺负她”
  
  从相亲的那顿饭开始,杨艺就知道眼前的这位瑶瑶是个好姑娘,心地特善良,心眼儿特实在,要是没有他这个白马王子的保护,跑不了到处受人欺负的命运。
  
  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时在麦当劳,瑶瑶自告奋勇去排队,杨艺负责占位子。等杨艺好不容易在一片人影攒动中再一次看到她的倩影——天哪!那堆成小山一样的汉堡薯条和香芋派,两个人怎么可能吃得完?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多,回答是:那个售货员不停地问我要加一个什么什么吗,我就都说好吧。
  
  在杨艺的倾心培养之下,结婚以后,瑶瑶这种任人宰割的个性,稍微有了一点改善,但也基本上维持在吃快餐抗拒加菜的水平。但是,诸如买东西不会砍价,坐出租车被绕弯的故事情节,还是经常在她的生活中发生。
  
  比如,某天杨艺一到家,瑶瑶就送给他一个不知品牌的男用护肤霜,原因当然不是生日或者结婚纪念日,而是她觉得那个口吐莲花的促销员实在很辛苦。杨艺心里说,难道我们自己挣钱不辛苦吗?
  
  目前,杨艺为瑶瑶设立的奋斗目标,是尽快学会如何与小时工斗智斗勇。杨艺发现,有的小时工很奸诈,他在家的时候,他们会连沙发背后的脏东西都收拾干净,可要是只有瑶瑶一个人的时候,他们就常常连抽油烟机的风口都不弄。
  
  最过分的是上一次,年终了,小时工紧俏,公司提出4个小时起价,最低40块钱一次。瑶瑶答应了。可那个工人居然转了一圈,干了不到3个小时活儿,就拿着4个小时的工钱扬长而去。杨艺知道后气得直翻白眼,老婆啊老婆,难道你就不会再找出一个小时的工作吗?让她擦擦凉台、洗洗地垫总可以吧!
  
  所以,很长时间以来,杨艺都坚信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这世界上,估计也就只有我一个人舍不得欺负她了!可是今天刚到公司就接到岳母的电话,责备杨艺不应该明知道瑶瑶拉肚子,还带她去吃麻辣诱惑!好像杨艺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可杨艺根本不知道她昨天拉肚子啊?
  
  突然间,杨艺好像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瑶瑶,好像很享受她的受欺负啊!
  
  “悲惨的人往往‘享受’他的悲惨”
  
  美国有一条法律规定:如果农场主自己疏忽大意,忘记给牧场围好篱笆,那么,即使有人有意或无意地闯入他的领地,他也丧失了追究对方责任的权利。这背后的理念是,虽然说天赋人权,但如果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东西,自己都不划清自己的界限,那么对不起,法律也好,正义也罢,老天也不能保护你。
  
  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忘记给自己的心灵立起一道坚固的保护屏,那么被人欺负就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相信大家看完以上两个故事,在同情主人公遭遇的同时,也难免会为他们的不争气而感到有点气愤。
  
  面对一个故意使坏的出租车司机,或者一个偷懒耍滑的小时工,估计很多人的处理方式都不会像徐涛和瑶瑶那样如此软弱。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放在这里简直太合适不过了。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据理力争,是不敢?不想?还是不情愿?
  
  精神分析的答案是:那些总是处境悲惨的人,通常都很“享受”他的悲惨。
  
  荣格说:我们不曾察觉到那一部分的自我,就构成了所谓的命运。当一个人总是反复陷在某种固定类型的问题之中,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潜意识选择了重复这些问题。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如果你身边也有类似徐涛那样的老好人,试着让他“欺负”你一次。比如,一起吃饭的时候抢在他前面付账。十有八九,他会想尽办法把这欠你的“人情”用各种方式还回来。因为对于这样的人来说,相对于被别人“欺负”的气愤,他们更加受不了占了便宜的内疚和自责。两害相权取其轻,人们总是选择相对来说更好过一点的处境。
  
  当然,具体到每个人,情况还可能各有不同。徐涛的核心问题,是为了避免面对“反抗而无效”的挫败感而选择不做反抗。出租车司机故意黑钱,他不是没有反抗的想法,但更加担心对方不好对付,自己会更心烦。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如给自己留个安慰——看,不是我没有办法,而是我懒得用。同样,被教练踩了手指,他的各式借口也不过是掩饰类似的不安。在他的潜意识里,懊悔自己当初不反抗,总好过面对反抗也没用的局面。
  
  而瑶瑶给人的感觉,则有一点利用自己的软弱可欺来达到吸引亲人关注的味道。她和丈夫之间的互动模式,很有一种孩子在外边受了欺负回家向妈妈撒娇的感觉。她在不停地试图通过一种“你真强大,离了你我就不能活”的方式讨好她关注的对象,赋予对方一种拯救者的荣誉。可能对她来说,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还有其他更加成熟健康的方法来滋养伴侣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你不配更好的生活”
  
  成长经历对于每个人来说,到底有多重要?真的很难给出一个标准答案。但是,通过这样两个人的现实表现,我们大概也能够看出他们是从怎样的家庭中长大的。
  
  看看三五岁的孩子,经常会试图离开母亲,跑到更远的地方,但同时也会不断地回头看看妈妈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一旦不能确认随时可以回到妈妈怀中,孩子就会立刻停下手头的事情,变得焦急不安。所以说,勇敢来自安全感。只有在确认随时可以恢复安全的情况下,我们才会勇于探索未知的世界,挑战各种不可能。
  
  徐涛就是那种从小没能从母亲那里得到足够支持的孩子。一般来说,孩子在外边遭受挫折,回家后就会在母亲的安慰下恢复平静,重拾起挑战挫折的勇气。但如果母亲只是给予“没出息”之类的二次打击,长久以来,孩子就失去了回击外界的力量,转而把怒气冲向自己,觉得自己窝囊、没用,并且相信自己就是一个窝囊、没用的人。为了找回一点自尊,这样的人就喜欢用一些“吃亏是福”、“做人要厚道”的方法让自己感觉舒服一点。
  
  另外还有一种母亲,自身的安全感比较低,把对这个世界的不良印象投射到孩子的身上。她们不允许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不断告诉孩子外边的世界到处都是大灰狼,你只有依附在更强大更有力的人身边才安全。瑶瑶就是一个由这样的母亲养大的孩子的原型。她的“受人欺负”已经具有某种表演色彩,当然她自己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在她的认识里,只有我给身边的人强大感,他们才会爱我。或者说,只有我可怜,我才不会更可怜。
  
  当一种生存法则僵化成不可超越的圣经戒律,带给当事人的现实痛苦当然值得同情。但是,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你越是同情他们,就等于越是帮助他们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就越难以逃出被人欺负的命运。他们身上就好像有一个特殊的磁铁,尤其会吸引别人前来欺负。
  
  如果你自己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在命运一次次重演的过程中,想一想,难道你不配过上更好的生活?仅仅是为了向童年的经历表示某种意义的“忠诚”?别忘了,你已经长大了,过去的你可能在能力和资源上处于劣势,但现在的你已经是一个可以为自己负责到底的成年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是每个人都拥有的。
网友评分
网友评论

沙发

小时候发生的事儿,可能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是影响却会特别的大。
写于 2010-12-19 09:12:30

板凳

我有的时候也会这样的,会觉得不好意思,会觉得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要不就算了这样,虽然自己受委屈了,但是也没办法,不太喜欢计较,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个情况。
写于 2010-12-19 11:24:46

地板

像徐涛啊,瑶瑶啊,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身边不在小数拉!我们或许会向上文说的那样会很同情他们,但是同情过后又会使他们改变什么呢?当我们为他们打抱不平的时候可否想到他们自身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呢?如果不能,或许我们看问题只是看到表面,内在的本质却被我们遗弃后头了。。。。。。为此,我们要是想帮助她们,应该,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改变他们觉得自己理应被欺负的心态。心态和行为是一致的,除非那个他非属常人拉!!“心态”这个东西看是很虚,但他却发挥的作用确实是让我们难以想象的。
写于 2011-03-18 18:36:58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