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话题 > 行为剖析 > 信任危机到来
作者:夙依

信任危机到来

导读:一部很热的日本动漫作品《火影忍者》里有这样一句台词:“如果世界里每个人都无法相互理解、相互信任,那么也就再无出路了。”可我们的现实世界,的确经历着信任危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来自信任的风险,我们甚至能深刻的感受到,不信任带来的种种不安和恐慌。究竟我们信任他人的能力会在这场考验中沦丧还是涅槃呢?
  来自《心理月刊》信任调查显示,完全信任的关系前几位:父母>子女>伴侣>兄弟姐妹>好朋友>银行>老师,依次递减。完全不信任的关系前几位:销售员>名人明星>政府公务员>保姆>物业>小型公益组织>警察,依次递减。我们社会中的系统信任还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社会信任仍以人际信任为主,关系越亲密,信任度越高。这一份调查数据显示,年龄越大的人越依赖传统的人际信任。45岁以上的人对子女、伴侣、同事的信任度更高,而对警察、老乡、朋友、同学、名人明星的信任度更低,同时他们没有一个完全信任政府公务员和销售员。(调查见图)








  为了出席一个香港总公司举办的餐会,32岁的营销主管芬雅特地去购买了新款的LV包包,即将登飞机的时候,美女老板礼貌地提醒她,她拿的这款LV是仿品。芬雅那一刻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不仅仅是心疼钱,更是觉得自己丢了脸。“现在什么能让人放心呢?”她苦笑地问。
  
  吃得是提心吊胆。一上微博,搜索关键词“食品卫生”,铺天盖地的斥责声。出去吃饭怕“地沟油”,买肉怕“瘦肉精”“牛肉膏”,买海鲜怕“洗虾粉”“核辐射”,买蔬菜怕毒韭菜、毒豆芽。国产奶粉不敢买了,进口的也是换着牌子来,谁敢拿孩子开玩笑?这些制造商太缺德,监管部门是也是光收钱盖章?
  
  大病小病都生不起了。医院报销的门槛费越来越高,看个感冒就得四五百,开一堆吃的喝的喷的还带吊瓶。大医院大专家的医德也不能保证了,如果要动手术,你敢不给上上下下红包打点吗?
  
  一切都可能是假的。假文凭、假证件、假发票的小广告无处不在;姜太公三天两头蹲在路边,一脸忠厚地捧着脏乎乎的新鲜古董,等你上钩;艺术拍卖能把印刷品当成原作卖给你。
  
  世界越来越危险。按照红绿灯过马路也险些被车撞,吓得心惊肉跳。被朋友教育了半天:“不能把生命寄托在司机的道德上……”
  
  安静的坐下来盘点生活,突然发现,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了,不光是人,还有社会本身。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因失信造成经济损失达到5855亿元。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营销系教授彭泗清认为,中国的不信任已经蔓延到社会生活各个层面,成为一种情绪性的、不自觉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的心态对社会生活的危害,可能比这些现象的本身还要严重。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看,无法信任他人的人是孤独的,没有人际支持和帮助,容易产生抑郁、自杀等心理问题;无法信任就无法合作,工作中容易产生障碍;对社会机构不信任,还可能产生敌意,容易引发社会破坏性行为。而信任他人可以提高沟通效率,使社会交易成本降低,更重要的是使我们愿意与人打交道、社会性增强——人是社会性动物,我们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与他人的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必须要警惕的是“传染效应”,因为一起抱怨这些不信任的现象会导致负面情绪扩大化,要避免泛化思维,不要因为失望,就泛化到对整个社会都不信任。要分清楚,引起我们不信任的,哪些是他人的因素,哪些是社会的因素,哪些是我们的自己的因素。
  
  从传统社会进入现代社会,从人际信任走向规则信任
  
  在传统社会中,由于交通工具的不发达、信息渠道的不畅通,每个人的活动范围很有限,人际交往中的人情、交清和关系让人们彼此间由衷责任感和义务感,这种惯例、习俗就像隐性规则,造就了稳定、可预期的生活,给心理带来安全感和信心。而现在,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我们进入到一个充满陌生人的社会,原来因为熟习而建立起来的信任方式不太管用了。在现代社会关系中,传统社会中存在着的隐性规则变得不确定甚至不存在,使人感觉焦虑。就像在路上开车或者排队,如果经常被抢道、夹塞,每个人心里都会感觉紧张和不安全。在新的环境下,如何才能信任他人?彭泗清说:“必须借助法制手段。”
  
  现代社会与农业社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是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人性中有优点也有缺点。法律就是要帮助人类克服弱点,更好地传承。比如人有自私倾向,就得用公平的社会体制加以局限,婚姻制度就是要控制人类的好色本性。规则的清晰,这才是信任的基础。制度的执行和监督相对独立,才有理性的结构。我们社会出现信任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规则的确认及执行不明确。在这一点上,西方的“契约”社会基础就给出了在现代社会更好地信任的一个基础。而东方文化,由于缺乏这样一个“契约”的规则性基础,导致了我们在走向现代社会的过程中不得不面对如此严重的信任危机,好像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和现在的中国大陆地区。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也作出了一些努力。
  
  曾经,在国外存在多年的传销在中国演变成了“杀熟”的工具。而今天,我们可以自在地在网上“淘宝”“拉手”,与从未谋面的商户建立合作关系,这种变化显然与制度有关——比如淘宝网的“支付宝”“信用记分制度”“消费者保障计划”等制度。这已经在向我们说明一个这样的问题:规则,是现代社会建立信任的基础。然而接二连三的恶性食品安全事件,仍在提醒我们,制度远不完善。为什么规则的确立和执行这么困难?从社会学的意义上解读就是:以关系本位的中国社会过于强调关系,使人们在现实中热衷于关系、人情,忽视和削弱了制度保障的力量。
  
  中国过去数千年动乱不断,没有形成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而牢固的家庭体系就像是一种防御机制。但是,家庭的壳如果太坚固,也会成为与外界建立信任的障碍。而现代社会的发展需要与他人的高信任度合作,需要我们超越血缘,去信任他人。
  
  事实上,在全世界做一个总体的比较,相信人性本善的中国人,是比较愿意相信别人的,目前产生的信任危机,一方面是工业发展所带来的“现代病”,另一方面就是,我们的价值结构发生了改变,但是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却始终没能建立起来。我们普遍感受到了信任危机,也和我们内心的感受有关。市场经济鼓励个人争取自己的自由、利益,人越来越“个人化”了,西方人觉得这很自然,然而中国人面对的是:我们原来是一体的,现在个人必须要分化。当对方的反应无法预测,就形成从信赖到不信赖——这种阵痛,其实也是成长的必然过程。从个人心理成长来看,它不是坏事。就像婴儿觉得和妈妈是一体的,但随着长大,会意识到“我和妈妈都有自己独立的欲望和意识”。成年人的关系也是一样:我明白你和我有不同意志、不同欲望,但我们的内心深处是一样的,都需要幸福、自由、亲密,需要被人爱也去爱别人,同时也需要独立。如果我们能尊重这个原则,即使很多事情我们不能控制,不能预期,不能达成一致,但在深层次上我们对对方还是有一种包容和总体的依赖。这种个人分化,其实酝酿着一个更高层次信任的达成,这就是基于人性更加全面理解的信任。
  
  信任,是一种态度
  
  不论我们现在所面对的信任危机,是来自何处又当下如何,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有这种“不信任感”,并且造成了恶性循环。如果每个人都以对方表现出诚信为基础,才能信任他人,那么最终造就的必然是一个不信任的死循环。而如果我们能首先表现出自己的诚信,来取得对方的信任,然后对方以诚信汇报,从而自己产生对对方的信任。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信任循环。如果我们对一个人信任,产生的积极效应不只在对方身上,还会令对方对另一个人产生信任,社会就会形成良性循环的系统,最后受益的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如果每天吃东西的时候害怕中毒,在路上时刻担心被撞,请了保姆、员工又多干一份监工的活儿,怕朋友传隐私把心中苦闷咽下,怕伴侣不忠而不断查岗……没有信任,我们的生活将多么辛苦!
  
  信任,实际上就是我们对世界、对社会、对他人以及对自己的一种态度。你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网友评分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