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话题 > 自我成长 > 让生活慢下来
作者:夙依

让生活慢下来

导读:一行禅师说:从容地让自己生活得更深刻一些。然而,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变得“没时间”,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太忙了……”在这个超速的时代,“慢”是一种奢侈,但同时更是我们掌控自己生活节奏的重要能力。
  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打哈欠?抻懒腰?直愣愣地在那儿躺一会儿发呆?都不是吧?相信对于大多数上班族来说,是摸过闹钟看时间。
  
  一行禅师说:从容地让自己生活得更深刻一些。然而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变得“没时间”,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太忙了……”
  
  “忙”,汉字结构是“心+亡”。古人早就有洞见——忙碌,与从容无关,更不可能深入体验生活。它是对生命、生活失去感受力的直接肇因,让人形同死亡。
  
  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忙得很无奈,却理由充分。当我们一边说着“太忙了”一边说着“没办法”的时候,我们是否真地审视过这忙碌的必要性及合理性?在这个追求效率、崇拜速度的时代,很多人已经成为时间忠实的奴仆——从每天睁眼开始,就不停地追赶时间的脚步。赶地铁上班、赶项目工期、赶下一场约会、赶deadline交稿……格列佛在矮人国不停地看表,矮人们一眼就看穿,这个玩意儿就是他的主宰之神。
  
  速度=力量?
  
  小枫在心理咨询室里,被诊断为重症焦虑症患者,除了要做心理治疗,还要到医院吃相应的药物。她曾在一家汽车销售公司做企宣,上班时间朝九晚没点。偶尔也朝九晚五——晚上5点下班后从公司感到给内刊排版的工作室,一直干到早上5点。总有开不完的会,写不完的报告,改不完的方案……她经常在胃已经发出严正抗议之后才将快餐叫到电脑前,但亢奋的大脑吝啬得不肯分一点点能量给嘴巴,食物到了嘴里索然无味,嗓子眼儿也好像拒绝开门。小枫看闹钟的时间提前到了半夜,她会在两三点钟醒来,然后拿过闹钟,计算还有几个小时该起床上班,再也无法入睡。终于到了有一天,她再也无法入睡,精神高度紧张而不可避免的崩溃,她才走进咨询室试图寻求释放。
  
  列车超速会失控,人生超速会失衡,还会降低生活品质。小枫说道理她不是不明白,她也清楚其实刹车就在自己的脚底下,然而就好像不愿意去踩,就是慢不下来。
  
  因为速度会让人上瘾。米兰•昆德拉在《慢》中写到,速度是技术革命献给人类的一种迷醉的方式。科学证明,速度会引发强烈的感官刺激,释放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就像性爱的过程一样。
  
  因为我们什么都想要。除了炫目的事业、我们还想拥有健美的身材、很多的朋友、最新款的服装和电子产品、去周游世界……我们希望拥有的和实际能实现的之间产生了令人苦恼的距离,时间因此永远都不够用。
  
  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不敢。
  
  社会主流的价值观就是崇拜速度和成功的——“快就是好,忙说明你有价值”——所以我们无法容忍无所事事,因为那意味着“毫无力量”,一有片刻闲暇就迫不及待地用种种活动填补,因为这样我们才不会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才相信自己拥有生命、生活的力量。我们从小就被灌输“只争朝夕”,我们娃娃时期就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改革开放30多年,基本完成了通常要100年的发展历程,我们恨不得30岁就完成100岁该做的事情。急于发展、急于改善命运的欲望难以遏止。
  
  我们的目光向外看,与外界极度紧密联系在一起,却忽视了我们内在的节奏。其实,我们经常需要什么都不做。
  
  为什么热衷快节奏?
  
  我们总是感觉到被迫加快生活节奏,好像上了发条的钟,只能不停不停地走,很累,但无法停下来。那是因为与时间赛跑是我们潜意识需要战胜某种恐惧。
  
  1、对抗父亲:速度意识在幼年时期就开始形成,一般是因为想尽快回答妈妈的问题,让妈妈满意。这是一种潜意识里的策略,想要比其他人都更能让妈妈满意,其背后隐藏着想要取代父亲的幻想,这不仅仅存在于男孩儿的身上,女孩儿也同样有取代妈妈的幻想。这也是竞争意识产生的原因。
  
  2、对抗死亡:与时间赛跑还经常使我们保持某种生活方式不变,这是潜意识里面对死亡的自我防御,是一种幻想能逃避死亡的企图。“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留住时间。”还有一种极端的对抗方式,与保持不变相反的,是不断去挑战极限,改变生活方式,用以在短暂时间之内,拥有更多体验更多,这同样是一种死亡焦虑的体现。
  
  3、对抗消极:用精神分析学的术语来说,速度可以让我们在幻想中逃避“阉割情结”,这种体验让我们能够面对人类脆弱的状态。速度的体验让人觉得自己拥有了生殖器——绝对权力的象征,财富永不枯竭的象征。
  
  4、对抗空虚:人们尽可能地思考并作出反应也丝毫为了对抗令人抑郁的空虚与迷茫感,而这种感觉恰好就是人类的状态。于是我们一次又一次进入与时间的赛跑……那些内心空虚感、不安全感、漂泊感越强烈的人,他们追求速度和效率的欲望也就越强烈。
  
  慢下来会更有力量
  
  慢下来会怎么样?会像陀螺一样倒掉吗?为了治疗焦虑症而不得不辞掉工作的小枫,在治疗初始阶段无法摆脱这样恐惧。但很快地,她找到从一颗被高速运转的螺丝回到自由身的自我感。小枫现在语速缓慢,每一个字都透着力量:“慢生活的感觉,舒服、健康、最接近自由,体会到存在的意义。原来节奏太快气血跟不上,现在气血回归,有精力去做原来沉不下做的事情。”
  
  时间是生命展开的维度。一行禅师说,柠檬树开花的时节里,果实早已存在,只需要再多一个条件——“时间”。每个生物、事件、过程或物品都有内在的时间与节奏。美酒需要时间去醇厚、感情需要时间去经营、伤痛也需要时间去愈合。只有当生命以它自在的韵律和节奏展开的时候,才是舒展和丰厚的。
  
  然而在这个兔子快跑的时代要做缓慢的乌龟,是颇为困难的,但是适当调整生活的节奏,不被快速运转的时间机器裹挟,得以舒缓地品味人生,还是可以做到的。
  
  慢下来,一定需要我们对生活有所取舍,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选择做乌龟。能够驾驭自己生活的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踩油门、什么时候该踩刹车,也知道自己为什么加速、为什么放慢步伐。
  
  今天,加速已经成为我们的默认模式,更需要我们有意识地、适时地踩踩刹车。一些“慢动作”往往能够起到刹车的作用:每天早晨10分钟的瑜伽,体会气息在口鼻和胸腹的流动;午后听一小段音乐;一顿仔细咀嚼的晚餐,感受大米的软糯、芹菜的脆鲜、西红柿的多汁……保持对生活的敏感,我们也更能找到自己生活最适合的节奏。 
网友评分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