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职业 > 职业理论 > “巧合”真的只是偶然吗?
作者:夙依

“巧合”真的只是偶然吗?

导读:说曹操,曹操到。心里正在想念一个人,他的电话就来了……真的会有一些外界的事物配合我们的心情而出现,这些巧合真的只是偶然吗?心理学家们认为,这些巧合是有意义的。
  伟大的心理学家荣格提出的共时性概念,就连伟大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都不能认同。一次两个人在争论的时候,荣格对弗洛伊德说:“如果你还是不能相信,我告诉你,你马上会听到一声巨响!”话音刚落,书房中发出一声爆裂的声响。弗洛伊德大惊失色,但是随即镇静下来,说一定是什么东西刚好在这个时候响了,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荣格说:“如果你还是这样想,那么你马上还会听到一声。”话音刚落,又是一声爆裂的声响。这一次弗洛伊德坐不住了,他起来去寻找声音的来处。最后找到原因——书架的木头可能是原来有些潮湿,在逐渐干燥的过程中,裂开了一个缝隙,刚才的两个声音,实际上是那段木头爆裂的声音。
  
  于是弗洛伊德释然了,这不过是巧合而已!而荣格则更坚信自己的观点,这一定不是巧合而已——如果是巧合,为什么自己刚好在那时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这里会产生爆响?”难道这个念头的产生也是巧合?
  
  不是巧合,而是共时性
  
  我们在生活中都遇到过很多让我们惊异不已的巧合,比如说我们说到某个很久没有见过也没有提到的朋友时,刚好这个朋友就来了;比如我们梦见家里的老人离我们而去,刚好是那个时刻他们去世了;比如恋人之间的“心有灵犀”,一个人想到什么另一个人也同时想到……在拙劣的电影中,当主人公心情激愤的时候,总是刚好电闪雷鸣;主人公心花怒放的时候,就会有快乐的小鸟飞到他身边唱歌。不过我们的生活中有时还真有这样的现象,会有一些外界的事物配合我们的心情而出现。
  
  这些真的都是巧合吗?荣格认为不是巧合,而是共时性。
  
  那么共时性是如何解释这个现象的呢?共时性这个概念,并没有什么特定的解释,只是为这一类现象起了个名字。荣格说:“它只是陈述一个有意义的巧合,就其本身而言,此种巧合之发生可以说是偶然的。但它既然如此不可能,我们最好设想它是立足于某种法则,或是奠基在经验世界的某些性质上面。然而在平行的事件间,却发觉不到因果联系的痕迹,这正是它们所以具有概然性质的原因所在。在它们之间唯一可以认定,也唯一可以展示出来的环扣,是一种共同的意义,也就是种等价的性质。”
  
  简单地理解,这段话是在说:“共时性就是说:有种巧合太巧了,不可能只是偶然巧合,一定有什么意义。”这种现象又不能用通常物理学的因果联结来解释——书架木板的爆裂并不是荣格提前安装了定向爆破——共时性是一个谜,用通常的自然科学无法解释的一个谜题。
  
  荣格把共时性描述为:“两种或两种以上事件的意味深长的巧合,其中包含着某种并非意外的或然性东西。”事件之间的联系不是因果律的结果,而是另一种荣格称之为因果性联系的原则,其决定性因素是意义,是来自个人的主观经验:各种事件以意味深长的方式联系起来,即内心世界与外部世界的活动之间、无形与有形之间、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之间的联系,而非只是巧合。
  
  荣格认为共时性是一种巧合现象,并不局限于心理的领域,可以从“心灵母体内部”与“我们外在世界”,甚至同时从这两方面跨越进入意识状态。当两者同时发生时,便成为“共时性”现象。包括3个范畴:
  
  1、产生于现在,内心世界与外界事情同时发生,例如事情与梦中相似。
  2、扩大我们与世界的关系,而找到更广大的意义。
  3、人在内心寻找意义,如预言等。
  
  感应:已被承认的盲区
  
  这个无法解释的谜题其实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那就是“感应”。这个解释源于对荣格来说非常神秘的遥远的异国——中国,古代中国。中国古人认为,人和人的心灵是可以想通的,如果是亲近的友爱的人,互相之间会有一种感应——某个人的心动就会在另一个人的心中激起涟漪。
  
  曾子是个孝子,和母亲的感情非常深。据说他和母亲之间就有很强的感应。有一次曾子的一个朋友来访,曾子刚好不在家,曾子的母亲想让他快点儿回来,于是她老人家就咬自己的手指——朋友以为老人家是急的发疯了,但实际上老人家是在给曾子发信息。因为不久之后,曾子就跑回家来。朋友惊讶地问:“为什么你这样急着回来了呢?”曾子说:“因为我突然感觉手指疼,但是发现手指并没有受伤,所以我担心妈妈的手指受伤了,急着回家看看。”
  
  中国古人认为,正是因为人与人有这样的相互感应能力,所以我们才会对不幸的人有同情,因为他们的痛苦可能会感应到我们而使我们也痛苦,我们有让别人好的愿望,因为别人的欢乐也会让我们感到欢乐——而越是有“仁”的品质的人,就越有这个感应能力,因而也越是有“仁爱”之心。
  
  甚至于,这种感应不局限于人与人之间。因为天地和人本来并不是隔绝的,因而一个人的心越来越纯洁之后,他/她甚至和天地也是想通的。因此,他也可以和天地相感应,天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他能感觉到。易经占卜的原理也正是如此:当一个人专心有诚意地分开一束蓍草的时候,蓍草会和这个人的心相互感应,从而反映出这个人心中所关注的事情。荣格之所以提出共时性这个概念,本来也正是研读《易经》的结果。
  
  事实上,使这个简单的谜成为不解之谜的,并不是谜的本身,而是19世纪前的机械论的哲学观和那时的自然科学——因为按照机械唯物主义和当时的自然科学,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感应。而在《易经》的故乡中国,由于对西方的追随以及当时的客观环境,有一种主流观点,把所有不能被西方当时的自然科学缩解释的、传统中国文化的东西,都说成是“封建迷信”,并且把对它们的研究都列为一种禁忌——某种意义上说,直到今天,依然如此。于是,“感而遂通”也就被当成了迷信。
  
  虽然西方最近的物理学,已经发现了大自然中的确存在那种传统物理科学无法解释的“感应”存在——粒子分裂为两个之后,各自向不同的方向飞去。当其中一个粒子受到环境影响轨迹发生变化的同时,另一个在遥远的远方的粒子,轨迹也会发生变化——虽然这两个粒子之间的距离很远,但另一个粒子的“响应”很快,即使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光,也不可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把一个粒子的信息传递给另一个粒子。这种传统物理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就是无可辩驳的微观领域中的“共时性”,量子力学已经对此有研究——只可惜,抱残守缺的人还是在怀疑共时性或者感应现象在生活中的真实。
  
  心理学中的应用
  
  荣格从他治疗病人的实践中列举出一些病例,这些病例具有惊人的巧合。其中特别有趣的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女子的病例。由于她具有非常片面的逻辑思维,冥顽不化,对荣格为减轻她的理性主义所做的努力毫无反应。有一天,当她向荣格讲述前天晚上做的梦时(她梦见别人送她的金色甲虫),房间外有一只飞舞的昆虫,不停地扑打着窗户,显然想进入房间。荣格打开窗户,让那只飞虫进来并捉住它,发现那只昆虫正是一只金绿色甲虫,与她梦中的金色甲虫非常想象。“我把这只甲虫递给我的病人,说:‘这就是你的金甲虫’。这一经验在她的理智上打开了欲望之孔,打破了她理智坚冰的抵抗。”
  
  事实上,至今,这种治疗仍然可以被继续施行,并且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
  
网友评分
网友评论

沙发

还真有这样的事情,有过两三次自己遭遇的事情 和很久或前不久梦到的梦境所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我还问过不少同学,他们相当一部分也有类似的情况。
写于 2012-03-01 16:03:28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