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李子勋 > 文章列表
我们可能对人的情绪有诸多解释,什么是情绪?怎么定义它,什么是好的情绪和坏的情绪,为什么?许多有关心理健康的书,情绪调节的书都把保持一种良好的情绪看成是健康的法宝,真是这样吗?快乐的心境、激越的情绪真的能保留住吗?很多情绪调节的书指导大家去学习管理情绪的方式与技术,这些外来的调节技术真的可以让情绪放松吗?
你的不安全是被你选择的文化(价值观,概念系统,道德感)建构出来的,很多时候这样的文化恰巧是主流文化。当你紧张害怕的时候,你的身体却不想搭理你,让你没效率,没快感,没激情。要处理内心的不安全感,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检视我们对自我,对外部社会,对人类的基本评价,看看我们行为激发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是我们的意识或内心冲突引发的,还是被我们的身体警觉所唤起的。
什么是快乐,哲学家康德认为:“快乐是人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产生的生理、心理上的一种情绪反应。从快乐这个构词来想,快的“乐”其隐语是这种情绪感受瞬息就变,难以把控得住。
对疾病的恐惧从心理根源上来说是一种对死亡的本能恐惧。很多人不接受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有时嘴上接受,内心深处却在拒绝。在知识信息爆炸的今天,健康信息的过剩、极端化倾向、伪权威色彩与自相矛盾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无尽的烦恼。人们已经彻底地失去了对健康的自我鉴别能力。拒绝疾病甚至不惜“饮鸩止渴”来消除疾病的人,疾病就真正成为了人类的敌人。
有一个哲人说,如果一天少睡两小时,你就多活了十年。传说伟大的人或勤奋的民族都是睡眠少的人群。精力旺盛的人睡眠减少,可以有两个解释,一是他们不需要那么多睡眠,因为大脑分泌的神经激素多,足以保持人的意识清醒和情绪的饱满。所以他们富于创造性。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音乐、绘画)、政治家常常是彻夜不眠的人,他们的睡眠不完全受昼夜节律的影响。如果接受这样的解释,那么睡眠多的人比睡眠少的人可能比较懒,缺少创造力,也少些生活的激情。
社交恐惧是人类独有的奇妙的现象,在动物世界里,看不到这样的现象。如果它们彼此排斥,也多半是为了生存的疆界、领地、食物与配偶,或者喜欢独居的习性。动物这样的排斥是朝外的,社交恐惧却看起来是对某些人的排斥,实质上是朝内的,是自己对自己的排斥。
生命中永远充满着未知的命运。尽管理性不断告诉我们,我们很安全,但事故仍在接连不断地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发生。奥地利著名作家恩斯特·杨德尔的《第五个》中,尽管一个个小玩具获得新生般从关着门的、黑漆漆透着灯光的小屋子里走出来,那个断了鼻子的小木偶依然怀着越来越忐忑和孤独的心情,等待自己即将面临的处境和未知的命运。